可持續發展管治架構

我們的可持續發展管治框架建基於良好的企業管治「經濟效益 ― 管治」及崇高的道德標準「經濟效益 ― 道德」
我們旨在透過「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在所有層面的業務決策過程中綜合考慮經濟、社會及環境因素,令管治框架更穩健。

董事局

太古地產的董事局積極參與制定和實施「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董事局負責統籌可持續發展事務,在季度董事局會議中,聽取可持續發展督導委員會匯報的重大可持續發展議題及2020年關鍵績效指標,並共同商議。

董事局也負責監察我們的風險管理架構及可持續發展風險,包括與氣候相關的風險,以及在季度董事局會議匯報和商議重大可持續發展議題。我們亦透過審核委員會及企業風險管理(ERM)系統,全年定期進行各種風險識別、分析和檢視管理程序,包括在企業風險登記冊記錄摘要。

可持續發展督導委員會

我們的可持續發展督導委員會由行政總裁擔任主席,其他成員包括財務董事及五名來自發展及估價、人力資源及行政、物業管理和技術統籌及可持續發展部的高級管理人員。

該委員會透過主席向公司董事局匯報關於可持續發展的重大相關事宜。

可持續發展督導委員會按照其職權範圍(僅提供英文版)檢討太古地產的「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確保公司的營運和實務均按照策略執行。

委員會亦負責檢討公司的表現是否達到關鍵績效指標,以及各可持續發展工作小組建議的可持續發展措施是否切實推行。可持續發展工作小組需定期向可持續發展督導委員會匯報。

可持續發展工作小組

「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的每個支柱下分別設有一個工作小組。2020年,可持續發展工作小組繼續推展2020年的關鍵績效指標,並積極制定2025年及2030年的關鍵績效指標。查看2025年及2030年關鍵績效指標詳情

每位工作小組成員均經過仔細挑選,確保廣泛涵蓋不同背景、專業知識、年資及工作經驗的員工。

溝通及參與委員會

可持續發展溝通及參與委員會負責識別並按優先次序開展「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的溝通及參與方案,並負責監察有關方案的推行。溝通及參與委員會由太古地產董事—市場推廣、傳訊及數碼發展出任主席,成員包括來自公司不同部門的代表。查看溝通及參與委員會2020年工作成果。

可持續發展政策

GRI 102-11

我們自2008年首度發佈《可持續發展政策》,十多年來一直以此作為公司業務營運的指引。該政策反映公司深信創造長遠價值有賴於公司業務、供應鏈及項目所在社區的可持續發展。太古地產的發展項目從構思、設計、建造、營運以至拆卸的各個階段均會充分考慮這些因素。

可持續發展政策清楚訂明我們會妥善保護受公司業務影響的自然資源及生物多樣性,確保可界定和完善管理業務營運對環境造成的所有潛在負面影響。

在環境方面,我們的基本方針符合預警原則2,意指「在存在嚴重或不可挽回損害的威脅情況下,不應將缺乏充分科學確定性作為理由,推遲採取具成本效益的措施防止環境惡化」。

我們致力以負責任的方法營運,務求保障所有工作夥伴的健康及安全,與此同時努力創造良好的工作環境,對所有員工一視同仁及表達尊重,讓他們盡展所長,竭力成為首選僱主。

2
預警方針載於《環境與發展里約宣言》原則15。

將可持續發展策略融入業務營運

員工參與

員工的支持是「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賴以成功的要素。2018年,我們修訂了員工工作表現及發展評估(PDR)制度,繼續促進員工投入公司的可持續發展措施。自此,太古地產文職員工的年度工作表現目標配合「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支柱。
員工的支持是「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賴以成功的要素。2018年,我們修訂了員工工作表現及發展評估(PDR)制度,繼續促進員工投入公司的可持續發展措施。自此,太古地產文職員工的年度工作表現目標配合「2030可持續發展策略」支柱。

業務整合及預算

2020年,我們繼續於日常營運中貫徹可持續發展措施,並將其融入香港及中國內地各主要業務部門在資產及功能層面的決策過程。

公司各業務部門已將可持續發展因素納入年度預算,並向相關可持續發展工作小組提交預算分配建議。

2020年,我們繼續於日常營運中貫徹可持續發展措施,並將其融入香港及中國內地各主要業務部門在資產及功能層面的決策過程。

公司各業務部門已將可持續發展因素納入年度預算,並向相關可持續發展工作小組提交預算分配建議。

企業風險管理

我們已將與可持續發展相關的風險納入企業風險登記冊,例如氣候相關風險,確保將可持續發展因素納入企業風險分析。

為核實我們在2019年完成的「由上而下」風險識別的結果,我們於2020年分別為香港及中國內地業務部門負責人及部門主管舉行了風險評估工作坊及兩場虛擬風險識別工作坊,並在工作坊中對公司的主要風險進行了檢視、驗證和排序。我們亦為企業風險登記冊引入新的面板模式,務求更清晰準確地展現我們的風險概況。

我們已將與可持續發展相關的風險納入企業風險登記冊,例如氣候相關風險,確保將可持續發展因素納入企業風險分析。

為核實我們在2019年完成的「由上而下」風險識別的結果,我們於2020年分別為香港及中國內地業務部門負責人及部門主管舉行了風險評估工作坊及兩場虛擬風險識別工作坊,並在工作坊中對公司的主要風險進行了檢視、驗證和排序。我們亦為企業風險登記冊引入新的面板模式,務求更清晰準確地展現我們的風險概況。

綠色金融

我們利用多個綠色金融機制為公司的綠色建築和其他項目融資,包括於2018年1月首次發行綠色債券,其後於2019年7月訂立首筆與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鉤貸款,其利率因應公司環境、社會及管治表現的按年改善幅度作調整。

2020年,我們進一步推進綠色金融,再發行四筆總值港幣19.34億元的綠色債券,並將兩筆現有貸款轉為與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鉤貸款,另與星展銀行訂立港幣10億元的與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鉤貸款,以及與華僑銀行訂立首筆港幣10億元五年期綠色貸款。

我們於2020年發佈《2020綠色融資報告》(僅提供英文版),載述獲得綠色債券所籌資金資助的環保項目的預計量化環境影響,包括能源效率及節約用水效益、可再生能源生量和污水管理及影響。

我們利用多個綠色金融機制為公司的綠色建築和其他項目融資,包括於2018年1月首次發行綠色債券,其後於2019年7月訂立首筆與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鉤貸款,其利率因應公司環境、社會及管治表現的按年改善幅度作調整。

2020年,我們進一步推進綠色金融,再發行四筆總值港幣19.34億元的綠色債券,並將兩筆現有貸款轉為與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鉤貸款,另與星展銀行訂立港幣10億元的與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鉤貸款,以及與華僑銀行訂立首筆港幣10億元五年期綠色貸款。

我們於2020年發佈《2020綠色融資報告》(僅提供英文版),載述獲得綠色債券所籌資金資助的環保項目的預計量化環境影響,包括能源效率及節約用水效益、可再生能源生量和污水管理及影響。

查看更多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

我們支持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DG),致力消除貧困、保護地球及確保在2030年達致世界繁榮和平。

企業管治

我們經營業務時恪守高尚的職業操守,以廉潔誠實、公開透明及竭誠盡責的方式行事。

風險管理及內部監控

董事局和管理層負責確定和分析實現業務目標所隱含的風險,以及確定如何管理和減低這些風險。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

我們支持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DG),致力消除貧困、保護地球及確保在2030年達致世界繁榮和平。

企業管治

我們經營業務時恪守高尚的職業操守,以廉潔誠實、公開透明及竭誠盡責的方式行事。

風險管理及內部監控

董事局和管理層負責確定和分析實現業務目標所隱含的風險,以及確定如何管理和減低這些風險。